WechatIMG97副本.jpg

 朝阳之子


发布时间:2016-07-18


  时间:6月24日上午
  地点:北京西城区宣武医院
  访者:牛街派出所民警罗桂植的母亲陈平女士
  我们到的时候,正赶上市局领导前来慰问,除了这一方,还有许多自发而来的社会人士,ICU病房的回廊一侧,摆满了鲜花,一本厚厚的留言簿牢固地扎在鲜花中。短短四日,已被写满了祝福,再来的探访者只能寻找空白再次填满。甚至是在鲜花花篮的花丛绿叶中,也可以寻见一张张精心插排的小卡片。
  众人之中,不难找到两位民警的亲人。这些日,除了还躺在病房里的罗、吕两位民警,心力交瘁的父母亲人无疑成了各方关注的焦点。
  “阿姨……!”
  “我是罗桂晨的母亲。”
  “您怎么称呼……?”
  “陈平,……普通的那个‘平’。”
  她微微抬头与我对视,语气很虚弱,表情却很坚强。她浅浅地笑了(第一次),很自然和礼貌,也给了我足够面对她的勇气。
  “桂晨乐观向上、喜欢帮助别人。”
  这是她开始讲述的第一句话。与很多母亲不同的是,她没有说“我儿子”。
  “桂晨是2002年参加公安工作的,联合大学毕业,社招生。大学时候学的是机电一体,但是他很喜欢当警察,报名社招的时候,也没怎么考虑,看到就报了。我们当父母的,也特别支持。”
  罗桂晨的从警之路,从一开始就很简单。
  不懂拒绝,发小戏谑他是“北京110”
  “桂晨性格特别好,好像潜意识里就不懂得拒绝别人,谁有困难都愿意和他说。他也不想,就答应下来。完事自己想办法去办,实在没办法了,再去跟别人打电话抱歉。即便这样,也不说提前考虑考虑,我们和他说过,他也不在意,他就是那样,不愿意把别人的请求拒之门外。”
  “所以,他有很多朋友,感情都很好。朋友们有什么事情都找他,不遭拒。他发小都管他叫‘北京110’!”说到这,陈平突然笑了(第二次),憔悴的面颊充溢着满满的怜爱。
  “怎么来的呢?有一次他向我和他爸借钱,请求援助。因为他之前没有这样过。相反,都是他花钱给我们安排事儿,比如安排出去玩一下什么的。这是头一回。我挺在意的,怕他遇到什么事,就问他。他就打马虎眼,不愿意跟我说。我是他妈啊,我能不知道他么。你们当警察的工资少,但他不乱花钱,这回挺例外的。我就一直追问,最后他和我说了点实话,就是他的发小家里有点事儿,朝他借钱,他有的就拿了,希望我们再给凑点。……”
  “这事后来,桂晨的许多朋友都知道了,都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。他那个借钱的发小挺感激的。大家一块吃饭的时候,他一个朋友就逗他,跟大伙说以后缺钱也要找罗桂晨,罗桂晨是北京110,啥事都管。……”
  北京110,的确是一个非常受累的外号。不是110什么都管,只是因为老百姓遇了事、沾了困难,第一个会想到人民警察,也正是人民警察会真心实意的帮助解决。
  居家不谈公事,遇难总是搪塞
  “桂晨很孝顺,从小到大总是报喜不报忧。有好的事情就第一时间拿出和我们分享,难事、烦事、愁事,也不和我们说,总是自己途径解决。你说我们当父母的,能看不出来、感觉不到么,只是时间长了,知道他有自己解决的能力,也就不再担心了。所以,他一直让我们很省心,这一点上说,虽然是个男孩子,也和女孩一样贴心、省心,我们也很依赖
  他。”
  “有一次回家,我看见他手臂上有伤,我就问他是怎么回事。他就说是在哪碰的。当时我也有点急,很直接地就说了他。我说,罗桂晨你当你妈几岁孩子么,要是就碰的能这么严重么。他最终也没有给我说出原因,只是随随便便地瞎糊弄两句给我搪塞了。”陈平耐心说着,声音愈来愈小,“我知道他是因为公事,肯定是这样伤的。”她若有所思。“桂晨不愿意说,我也就不再问什么了。”此时,我观察她对视我的眼神似有漾漾,可她又马上低下头去,回避了。
  转刻,她又抬起头,“桂晨从来不在家谈你们单位的事儿,我们也不问。现在她结婚了,也是只要有时间就来看我们。孩子在父母眼里,长多大都是孩子。我们只希望他好好的。”这几句话,陈平说得很平和,也太深刻,就像她的名字。
  五分钟,两位女士紧握双手
  在ICU病区的回廊一侧,我与陈平女士聊了很多。她很累,也仍然在支撑着,没有施以我作为采访者面对她的丝毫压力。当我正欲结束这次访谈,让这位母亲休息片刻的时候,一位带着黑边眼镜的中年女士突然上前,紧紧握住陈平的双手,急于表达对于罗桂晨的关切与敬意。这位女士双眼晕红,显然是流过泪,声音听起来也是酸酸的。她不时附耳向陈平,亲切地说着什么。从见面到告别,短短五分钟时间,这位女士始终没有松开紧握着陈平的双手。我站在一旁,回廊里人声嘈杂,无法听清她对陈平说什么,但却可以通过那一双紧握的双手,有分量地感受到她的感激与崇敬。她就是6月21日事发地——南线阁菜园北里治保主任。
  ……
  “阿姨,桂晨现在怎么样了?”
  “好多了。恢复得还以。”
  “阿姨,你怎么培养了桂晨这样的孩子?”
  “我们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。我和他爸爸都是工人。那时候都有托儿所,我们家就住单位宿舍。每天都是我带他,送托儿所。我们单位就是以前出‘130北京小卡车’的厂子。我坚持自己每天接送,不依靠爷爷奶奶。我是想,自己带大的有一种经历,别人带大的自己体会不到做父母的感觉。坚持自己带大孩子,对孩子的人格成长有好处。”
  “……我们家孩子和父母是双向的,彼此支持、互相影响,也很民主。桂晨很阳光、充满了正义感。平常总是大大咧咧的,特别爱笑。在家,他给我起了个外号叫‘大肚子’,他爸爸是‘老帅哥’。他总是这样称呼我们。”
  “……我们现在还住在白石桥,离他单位这挺远的,他还总来看我们。白石桥那国家图书馆,是他从小就爱去的地方。他爱看书,也一直坚持着。”
  “……桂晨谈恋爱挺晚的,都大学以后了。有时候我们着急就催他,他就又搪塞我们。他总开玩笑说,上高中时女生多,你们不让谈,没谈成。现在上大学了,机电系就四个女生,狼多肉少,怎么谈啊,还是让给别人吧。”陈平有了连续的笑声。(第三次)
  “……出事后,我知道消息比较晚,但我能理解。因为我知道这是桂晨的想法,他不想让我担心。他当时的做法,是我能够想到的,桂晨就是那样的孩子,危难时候,他是不会退缩的,尽管他看上去憨憨的。”
  ……
  陈平女士是一位很好的讲述者、一位有担当的母亲,我的勇气是多余的。她很坚强。她的平和、温暖、从容,对于罗桂晨的勇敢、担当、大义,就是最好的解释。言谈间,陈平女士笑了三次,每一次都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,每一次都让我对身边的战友罗桂晨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。
  陈平女士说:父母不闭眼,你就永远是孩子。父母一闭眼,家就没了。
  血浓于水的感情,有一种伤痛只有父母才懂。大罗、小吕,你们是优秀的人民警察!你们要尽快好起来!
  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白纸坊派出所 高刘巍

 

 

   

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主办    北京市西城区信息化工作办公室承办    ICP备案序号:京ICP备19014909号-1

电话:88064524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27号 邮编:100032  Email:webmaster@bjxch.gov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