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chatIMG97副本.jpg

 清心不改 明日依旧——写在2016年清明节祭奠英烈


发布时间:2016-04-28


  又是一年清明时,那被雨水反复冲刷过的英烈墙,如今更显苍沉,它低声诉说着谁的故事,奏响低婉的乐章,在一片初春的晴朗里,不停地回荡,回荡,穿过苍山与清溪,穿过高楼与灰瓦,穿过无数的人心与记忆,最终停留在时间与空间的回廊里,凝铸成一座座隽永不朽的丰碑。
  儿时在家乡祭奠爷爷,奶奶总是习惯摆那张爷爷穿着警服的照片,几寸相纸,叙述了一段在我出生前、我未所知的往事,每到这个时候,奶奶总是显得少言而沉默,而我作为家中小辈,也从不敢多问,只能静静凝望,努力想要读懂那一抹被岁月永远定格的深绿色。
  后来步入公安大学,才知晓,原来同窗故事其实并不单单只是关于年少意气、青春热血,许多从前只能在报纸和电视上看到的可歌可泣,如今或许就这样被身边某个熟悉的他或她,深植在心,承继于身,哪怕仅仅是偶尔流露的只言片语,也是一首火烧血染过的长诗。
  直到,我自己也穿上了这身藏蓝。有幸因工作的需要,得以有机会用自己手中的笔,去写某个名字的故事。
  短短长长的一百个故事,汇成一本蓝色的《印象郑威》。可我知道,这些故事远远不能道尽这个名字一生的风雨。那一次次街巷灯火下站过的身影,那一段段父母妻儿相爱相亲的过往,那一滴滴在采访时被亲朋死死忍住在眼角、不肯流下的眼泪,都是用白纸黑字无法书尽的痛,却从不曾有人怨过什么。死亡像是一张信纸,直到最后才能把生命的意义写上,用一柸黄土固封,送到我们这些生者的手上。
  是拆开来细细阅读?还是瞥一眼就狠狠丢弃?不同的选择,是生者才有的特权,可若是连这生的泰山与鸿毛都不曾读懂,那又跟死了有什么区别?难倒要在弥留之际,才恍然发现只有一张废旧的白纸,没有字,没有歌,没有故事,没有意义,什么都没有,只有满目的空白,是满满的虚无。
  人活一世,几十年尽是匆匆,世间总有人时刻在离去,从未停止。每年毕业时,公安大学离校的师兄师姐,就会把那句“毕业时让我抱着你多哭一哭,就算是他日在你的坟前流过眼泪了”传给自己的师弟师妹。一届又一届,一代又一代,像是传承什么,又像是承诺什么。或许就这样把自己的命和警徽缝在了一起,缝得针脚那么密,以至于最后已然分不清哪里是警徽,哪里是命,只当这警徽就是自己的命,就算是用自己的血去擦拭它,也没有什么可犹豫。
  青山寥寥,葬了多少忠魂白骨;今人攘攘,又有谁能清心不改?逝者交托给我们的,我们终有一日会再交托给明日的我们,千万斤的重量,都刻在小小的肩章上,扛起来,再抬头,接受生命淘留下的赞礼。
  风雨雷电,清心不改,岁月无声,明日依旧。
 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椿树派出所 王沁荔

 

 

   

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主办    北京市西城区信息化工作办公室承办    ICP备案序号:京ICP备19014909号-1

电话:88064524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27号 邮编:100032  Email:webmaster@bjxch.gov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