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chatIMG97副本.jpg

 农 民


发布时间:2016-12-01


  2016年8月某段时间,用短短5天年假的时间忙中偷闲,在大北方的某个村庄,拾来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。虽然我未曾相识这个故事的主角,但是却深深爱上这方人的单纯与质朴:有破落生活打不败的骨气,有物欲钱财毁不烂的脊梁,……生活本该是如此,而许多人人活半辈,还不知什么叫活着!
  我愈发觉得农民的可爱。
  老姜头免费帮邻居家刨盖房用的木头,被电锯剌掉了三根手指。可是他却一个眼泪疙瘩都没掉。就那样强忍着断指之痛。没人知道为什么剧痛和鲜血没有换来姜老头一滴泪。
  他平时很少说话,自从他老婆死了后,说的话就更少了。知道他心事的人变得愈来愈少,甚至是他的姑娘儿子。
  姜老头的老婆死于肌无力,这在农村也并非个案,一年到头总有那么几个。即使这样,作为农民的老姜头仍然很难接受这个事实。因为这个病来得太突然,违背了产生疾病的伦理。姜老头的儿子说:“我妈去年还好好的呢,能走能跳的。今年忽一下就完了,再也站不起来了。”
  短短的两年时间,生生夺去了一个健壮的农村女人的生命。两年间,姜老太只能躺在炕上,等待全身的肌肉被一点一点蚕食。她渐渐成为家人眼中的陌生人。一个夏天的燥热足可以沤烂她的背部皮肤。头发脱落得越来越迅速。死亡一直在追随着她,如饥似渴,不肯放过这个老衰的生命。
  某一日,姜老头狠狠地打了躺在床上等死的姜老太,嘴里还嚷嚷着:“这老不死的,还不死等什么?!”
  那绝对不是无情,而是一个笨拙的农民对于死亡的忿恨。眼睁睁看了一句:“我知道你想死没死成……”着生人将死的痛心,拉上亲人一起受罪的无奈。万般滋味只在传递一个
  讯号:死了罢、死了罢,别再拉着活人一起受罪。
  在姜老头看来,被折磨的人不是他自己,而是一直以来不离不弃照料姜老太的儿媳妇。据说那日被姜老头狠狠打骂的姜老太,没哼哼半声。
  打骂停止了,她的眼角挂着一滴泪。
  姜老头用他布满老茧的黑手把那滴泪轻轻地抹了,嘴里哽咽着嘟囔这就是农民,简单的头脑,纯粹的感情。
  姜老太在病发第二年的春季没了,解脱了很多人。姜老头清楚地记得那一年的春天来得特别晚、特别冷。那年的春寒封杀了所有的痛楚,姜老头从此不再知道什么叫疼痛,就连断了三根指头都没有感觉。如果不是儿子及时将他送往县里的医院,那三根断掉的指头真就随老伴一块去了。
  姜老头在农村做了一辈子木匠,大数、大字不识一个,却从来没有因为错算了尺寸砸了自家的门面,木匠活计十里八乡人人称道。他常说:“做木匠的,哪有不受点伤的?伤再大,也得保住两只手。没了手,还当什么木匠?”可如今呢,他真得不再在意那双手了。
  这三根曾经断掉过的手指头托衬了一个硬朗的农村汉子。邻居家过意不去,买了100多块钱的补品,另贴上200元钱以示愧疚。姜老头的儿子觉得太敷衍,气冲冲想找去理论。姜老头抬起一只胳臂一把拦住了去路,“咋的,还想靠这仨指头讹诈啊?!”
  一句简单的糙话,儿子将满嘴怨语、满肚怨气,统统咽下,从此绝口不提此事。
  很多农民,一直在用纯粹的感情和简单的思想攻克着生活。而生活,很多城里人认为无比复杂。
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白纸坊派出所 高刘巍

 

 

   

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主办    北京市西城区信息化工作办公室承办    ICP备案序号:京ICP备19014909号

电话:88391700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27号 邮编:100032  Email:webmaster@bjxch.gov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