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轮功对高考学子的毒害


发布时间:2016-12-05

一年一度的高考季就要到了,看到莘莘学子挥汗如雨备战高考,不仅想起法轮功对高考学子的毒害。

  李洪志蛊惑

  李洪志对参加高考学子的蛊惑是全方位的。一是超前误导。高楼万丈平地起,从儿童入学第一天起,李洪志的蛊惑就不绝于耳,造成弟子基础不牢,“有许多小孩是有来头的,都是要得这个法的。”二是精神麻痹。就是蛊惑弟子不好好学习,坐等天上掉馅饼,“每个人从他出生的时候一生就已经安排好了,……长大了之后他上哪个学校,上哪个大学,毕业了之后做什么工作,其实我看都是定好了的。”“一切都安排好了。为什么还要教育?”三是恶毒诋毁。科学文化知识是邪教的天敌,因为它抵御邪教的传播,所以引起了李洪志打心眼里的痛恨,“科学不是绝对的真理。现在的科学是外星人强加给人类的。”“我并不赞成这个科学。这个科学在整个庞大的宇宙当中是极小的小儿科。”“正因为它的肤浅,导致了人类社会道德的败坏。”四是现身说法。李洪志因为不学无术考不上大学,但他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,吃不到葡萄还说葡萄酸,拿自己的无知到处晾晒蛊惑人。“我高中毕业不读大学的目地,就是不能在思想中形成各种概念、定理、定义、定律、人的理论及各种规范了的东西。”事实上,李洪志正轨学历只有初中毕业,高中学历还是后来函授取得的,写不好经文是水平和能力不够,绝不是怕读大学会禁锢了他的思想。

 

  媒体跟进

  有了教主的蛊惑,法轮功媒体也积极跟进,尤其到了高考季,各种“神迹”故事更是铺天盖地。其中一则“神迹”故事是这样说的,“我是一名今年参加高考的学生,在平时的学习过程中。我的成绩一直不是很理想,……在高考来临之时,我心中默念‘法轮大法好,真善忍好’,诚心求李大师让我发挥得好一些。果然在成绩公布时,我无比惊喜,因为我的高考成绩是我高中三年来最好成绩!我也如愿的考入了心仪的大学。我不得不赞叹大法的神奇,也不得不感谢李老师的慈悲。”这样的故事很多,说法大同小异,没必要过多列举,但万变不离其宗,前提都是要修炼法轮功、默念“九字真言”、背诵《转法轮》、办理“三退”或佩戴法轮功“护身符”,说到底就是要由李洪志的“法身保护”,就能考上理想的大学。这样的“神迹”故事之所以滑稽可笑,就是因为它违背了自然规律和常识公理,不经一番严霜苦,哪得梅花扑鼻香,指望天上掉馅饼是痴心妄想,指望师父“法身”帮忙更是痴人说梦。先不说李洪志到底有没有“法身”,就是有,你这个枪手也找错了人,李洪志本人才是个初中毕业,高中文凭还是函授的,这么多年过去了,学的那点可怜的知识都交回给他的老师了,又怎么能够在考场上指导你答题呢?指望李洪志给你递纸条,嘿嘿,等着交白卷吧!

 

  痴迷者受害

  事实上,由于李洪志和法轮功媒体的误导,大法弟子在考场上的大学梦被击得粉碎。不说现实生活中的比比皆是的残酷事实,即使是在弟子的诉说中,我们也可以看出端倪,“复读,一年很快过去了,老天又一次捉弄了我们,还是不如意,再复读……这一次,我和爱人抱着最后的一次希望(第三次),再复读,再不行我就去死了。(可见我当时的执著心有多大)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三日,不幸的消息传来:落榜。天真的塌了,我的精神也彻底垮了。”不仅如此,更为严重的是,少数中学生弟子因轻信李洪志的“地球爆炸”和“圆满”邪说而主动放弃生命,更是将弟子的大学梦扼杀在考场之外。1999年6月5日下午,吉林省临江市二中学生、法轮功练习者徐艺文(女,16岁)对班里同学说:“人类就要毁灭,地球也要爆炸”,然后买了一瓶安眠药,每人二至三片,发给10余名同学和她自己,其中一名女同学感到好奇,向她要了25片一次服下。因抢救及时,未产生严重后果。2007年8月16日,一名女中学生因痴迷法轮功导致精神失常,在乘坐由北京开往佳木斯的439次列车上跳车身亡。另外,还有经过十年寒窗苦的学子考入了大学,但由于误入法轮功,为此荒废学业甚至毁掉性命的也大有人在。杨秋贵,江西省余江县人,1991年考入华东理工大学,1996年10月赴英国格拉斯哥大学攻读自动控制专业博士学位,1997年杨秋贵通过互联网练上了法轮功并很快痴迷,沉溺于李洪志蛊惑的“升天”、“圆满”而不能自拔,1998年6月1日在德国法兰克福参加法轮功法会期间,从宾馆的2楼跳下,身负重伤,经抢救无效死亡,年仅26岁。由此可见,李洪志对莘莘学子的毒害至深的。

 

  知识改变命运,高考对于每个青年学生来说是一次人生的重要际遇,也是一条报效社会、施展才华的渠道和途径。愿每一个莘莘学子都远离邪教,考出好成绩,走好人生最关键的一步!

   

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主办 北京市西城区信息化工作办公室承办 ICP备案序号:京ICP备05060914号

电话:88391700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27号 邮编:100032 Email:webmaster@bjxch.gov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