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也吃不到妻子包的粽子了


发布时间:2016-12-05

 再过几天就是传统节日——端午节,我想起了我的妻子钟梅莲。她包的粽子很好吃,可惜她已经死了,我再也吃不到了。 

  我叫廖泉生,1967年出生,江西新余市人,家住新余市渝水区城乡结合部的城南廖家管理处,原来是新余钢铁公司职工(失地农民土地工)。1999年,无所事事的我稀里糊涂跟着别人练起了“法轮功”,你还别说,我自从习练法轮功后好像变了一个人似得,每天学打坐、抄《转法轮》、听李洪志讲座录音、看讲座视频,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,日子过得很充实。特别是抄《转法轮》,对我来说真是个天大的变化,我尽管读过几年书,因不喜欢读书,也没学到什么东西,抄《转法轮》老出错。因站长在教我们时有要求,抄《转发轮》字迹要工整、不得有涂改,抄错了、涂改了要撕掉重新抄过,没办法,我有时抄李洪志说的一段话要反反复复抄好多遍才能抄好。后来,站长说:“师父”要我们不仅要抄《转法轮》,还要走出去“讲真相”。因此,我除了打坐、抄《转发轮》、听讲座录音、看讲座视频外,多了一项工作,到处去说“法轮大法好”等、去散发“法轮功”宣传单。 

  俗话说:不是一路人,不进一家门。我妻子钟梅莲胃一直不好,我习练“法轮功”后,没有时间陪她去做检查。2009年6月的一天,她随其同学到市中医院去检查,查出结果是胃肿瘤晚期,后来,她的娘家人陪她到省城南昌市做了手术,手术后医生嘱咐仍要坚持服药。李洪志说过:“练功的人功自动就在消灭病毒和业力”。我想,妻子做了手术还要服药,不如让她也练“法轮功”,兴许能练好她的病,这样就不用再花钱了。我把这一想法告诉我妻子,她看到原来无所事事的我,自习练“法轮功”后像变了一个人似得,听我一说,觉得有道理,就这样跟着我练起了“法轮功”。打这以后,我们夫妻俩的生活除了练功,就只剩下一堆听不完的讲法录音带和一叠看不完的讲法视频,一双儿女丢给了我的父母。 

  我怎么也没想到,原来妻子学法练功比我自己还要疯狂好几倍,这也许是求病好的原因吧。但是,她的病并没有因为练法轮功而有所好转,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严重了。有一天,妻子对我说:“师父说了遇到问题应该向内找,我之所以病老不好,也可能是因为我们没有听师父的话,没有走出去‘讲真相’,可能是师父在用这种方式提醒我。”听妻子这么一说,我想想也是。这之后,走出去“讲真相”几乎成为了我们夫妻俩唯一的生活内容。在我们的心里面,工作不要紧,生活不要紧,亲情不要紧,唯有“讲真相”才是“重大事情”。我俩经常出双入对,一同去附近的街道和郊外村庄,逢人就讲“一人练功,全家受益”、“真善忍好”、“法轮大法好”等,还特意向其他功友要了宣传小册子、宣传标语等法轮功宣传材料,在大街小巷到处粘贴和派发,以此来“弘法”,期盼能早日得到“法身”保护,早日康复,福报家人。 

  然而,福报未到,不幸却悄悄降临。 

  2010年5月29日晚,忙碌了一周的人们都习惯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,悠闲地看看电视、听听音乐、喝喝茶,消磨一周积蓄下来的疲惫。我妻子在家打坐修炼,为了得福报,我像往常一样抱起一大叠资料去派发。到晚上11点左右,我回到家,看到妻子在打坐的垫子上歪着脑袋、脸色惨白且显非常痛苦状,我赶紧把她抱上沙发,摸摸她的脉搏、听听她的心跳,她,已经永远离开了这个人世。 

  我们对“法轮功”是如此的虔诚,我妻子直到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,都还在为修炼“法轮功”,这么虔诚的“法轮功”弟子,怎么可能得不到李洪志的“法身”保护呢?李洪志神通广大,怎么连一个虔诚的弟子都保护不了呢?妻子的离去,惊醒了我,李洪志所谓的“讲真相得福报”完全是骗人的鬼话。我开始反思自己痴迷“法轮功”以来所做的一切,原来这一切都是梦。 

  看到别人买粽叶、糯米,我似乎闻到了粽子的香味,想起了妻子所包的好吃的粽子,我百感交集,泪洒满面,妻子包的粽子再好吃,我也吃不到了。我心爱的妻子,你在那边病好了么?就要过端午节了,那边也包粽子么? 

  我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把她带进法轮功邪教深渊,我更恨法轮功有病不吃药这些歪理邪说害死了妻子。 

 

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主办 北京市西城区信息化工作办公室承办 ICP备案序号:京ICP备05060914号

电话:88391700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27号 邮编:100032 Email:webmaster@bjxch.gov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