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陈的荒唐事


发布时间:2016-12-05

 老陈,名叫陈昌智,今年62岁,是江苏省连云港市某中学退休教师。我们曾是邻居,年龄相近,业余时间经常在一起聊聊,慢慢地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,可有一件事,至今我们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,那就是老陈痴迷法轮功的事,那段时间我和老陈没了共同语言,甚至经常发生争执。直到老陈醒悟过来以后,我们有重归于好,但那段时间却留下了老陈的一些笑话。

  老陈,是1998年春天为锻炼身体,加入了法轮功,经过一段时间的习练以后,老陈自我感觉身体受益了,并告诉我那是一种很神奇的功法,由于我对气功不感兴趣,也就没有多理会老陈。但是,我明显感觉到我和他之间的共同语言少了。

  大约过了三四个月,老陈主动找到我,说是他感觉自己遇到了万年不遇的功法,希望我也跟着他一起学,我问他法轮功神奇在哪,他跟我说了,法轮功能帮你修炼出特异功能。我根本就不相信什么特异功能,于是练法轮功这事就不了了之。但是后面发生的事,就是法轮功让老陈闹出的笑话。

  99年初,大家都穿着棉衣,老陈穿的很单薄,我见了他穿成那样心里不舒服,就前去规劝,希望他多穿点,别感冒了,但是,老城告诉我说,他的师父李洪志给每一个练功的人都下了一个罩,练功人不会冷的,也冻不坏。我觉得老陈有些邪,但是规劝他又不听,于是,2月的一个周日,我就逗他,让他少穿点练功看看能不能冻着,他毫不无惧地说,绝对冻不着,于是,换上了短袖衣裤,老陈的老伴看着他穿那么少也觉得不可思议,追出门来让他多穿件衣服,可是,老陈一心想显示一下他的“神功”,哪里肯听他老伴的话。我和他老伴都站在他练功的场地,他坐下来打坐,过了不长时间,老陈就开始打喷嚏,我怕他感冒了,把他老伴帮他带来的衣服披在他身上,老陈一晃身体把衣服晃在地上,我和他老伴都明白老陈这是不喜欢披衣服。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老陈已经懂得留着鼻涕,看得出来,他确实是很冷。为了给他面子,我和他老伴都说,练功的老陈是撑冻。

  可是,老陈回家以后就感冒了,并且是发了高烧,发烧以后,他老伴很着急,就给他拿了一些风寒感冒冲剂,可是他不肯吃,又闹了一个笑话。他跟他老伴说,只要他诚信练功,不用吃药很快就会好的。他老伴怕老陈烧出问题,就假装给老陈冲茶顺便放了退烧药,老陈退了烧以后,第一时间就把我叫他他家,告诉我他的“神功”能治病,我问他为什么让他感冒了,他说他的功力不够,我和他老伴都笑笑没再说什么。

  老陈的荒唐事还有不少,就再举一例来说吧。99年国家取缔了法轮功,老陈肯定不会接受国家的决定,在家继续偷偷滴练功,这不必交代,可是若他没有那些荒唐的事,也许他的同事不会知道他痴迷法轮功的事,也许他至今也还在做着他“当神仙”的美梦。那是2000年的夏天,他们学校要晋升职称,当时按照资历,老陈是排在前面的,也就是说老陈是比较有希望的晋升副高级职称。可是,一向积极进取的老陈,居然主动放弃了晋升职称的竞争,大家都觉得出乎意料,他的学校领导找到老陈文究竟,他跟领导说,他现在已经不在乎这些了,他领导以为老陈有情绪,就找到老陈的老伴做工作,老伴说出了老陈痴迷法轮功看不起人间的一切利益的事情,这下学校上上下下,一起做起了老陈的工作,多亏一名心理矫治医生挽救了老陈,老陈醒悟了,从邪教的噩梦中醒来了。

  醒悟后的老陈,说起他冬天单衣练功、有病不医治、放弃职称晋升的荒唐事,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,看来法轮功邪教害人真是在不知不觉中啊。

   

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主办 北京市西城区信息化工作办公室承办 ICP备案序号:京ICP备05060914号

电话:88391700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27号 邮编:100032 Email:webmaster@bjxch.gov.cn